汽车资讯

安倍内阁支持率为何下降这么快-中新网

时间:2020-06-12 02:05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未知  查看:  
内容摘要:观察 安倍内阁支持率为何下降这么快 日本安倍内阁近期民意支持率下降幅度较大,且一时拉升乏力或无术。自民党内出现微妙互动动态,似在展现着眼于“后安倍时代”的合作意愿。 据时事通信社6月6日报道,5月份的民调结果显示,安倍内阁支持率下降至38%,不支持...

  观察
安倍内阁支持率为何下降这么快

  日本安倍内阁近期民意支持率下降幅度较大,且一时拉升乏力或无术。自民党内出现微妙互动动态,似在展现着眼于“后安倍时代”的合作意愿。

  据时事通信社6月6日报道,5月份的民调结果显示,安倍内阁支持率下降至38%,不支持率上升至61%。支持者中,回答“除了安倍没有其他合适领导人”者占23.9%,回答“安倍值得信赖”者占9.8%。不支持者中,回答“安倍不值得信赖”者占41.4%。文部科学大臣?生田光一6月8日在东京的一次演讲中承认,国民的不安和不满积聚到如此程度,政府对这个问题的应对举措显然是迟缓了。

  凡事总有因由。回头检视一番不难发现,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,安倍内阁出台的违背或伤害民意的举措确实不少。

  日本政府于5月25日决定全面解除紧急状态,但在此后两周,全日本新增确诊感染者多达500余人,其中一半在东京,感染路径不明者也占半数左右。诸多民众认为,安倍政府作出解除全国紧急状态的决定操之过急。

  4月初,政府决定在5月中旬之前向全国每个家庭发放两个、共计1.3亿只棉布口罩,但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6月1日公布说,到5月29日已经派发了4800万只,仅完成既定目标的37%。而且,这项计划预算高达数百亿日元,发放的棉布口罩还被认为并不具备阻挡病毒的功能。

  政府承诺的对民众的补助金,也是许诺早、兑现迟,招致了不少怨言。

  新冠疫情防控之外,最令日本民众警觉和担忧的还是“黑川问题”。按现行法定年龄规定,前东京高等检察厅检事长黑川弘务应在今年2月退休,现任最高检察厅检事总长稻田伸夫应在今年8月退休;但在今年一月,安倍召集内阁会议决定让黑川到退休年龄后留任半年,推迟到8月退休。同时,安倍在国会强推修改检察厅法,拟将检察官退休年龄提高3岁。日本国内一般看法认为,安倍不惜干扰和动摇“三权分立”体制,执意为黑川接替稻田铺路,政治意图十分明显,即:确保自己明年9月自民党总裁任期届满后“软着陆”,或者为趁势争取“四选”机会而谋篇布局。但不料,黑川上个月被曝在防疫期间违法聚赌的丑闻,他也因此倒台;检察厅法修改案等最终也未通过。这一系列事情令安倍内阁颜面扫地、元气大伤。

  “大树未倒、有人急推”,这是日本政坛长久以来的冷酷现实,现在也不例外。这一次,似乎是日媒首先站出来起哄,讨论起“后安倍时代”话题。

  《读卖新闻》6月8日报道称,5日至7日的一项民调显示,受访者认为,“后安倍时代”最适合担任首相的政治家中,原自民党干事长石破茂排第一位,支持率从上次同项民调时的19%上升到26%;环境大臣小泉进次郎排第二位,支持率无变化,维持在15%;现任首相安倍排第三位,其支持率从上次民调时的31%大幅下降到15%;之后依次是防卫大臣河野太郎、自民党政调会长岸田文雄。

  另据报道,6月8日,石破茂在国会内与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会谈,“这是两人时隔5年后再次会谈”。据称,石破计划在今年9月搞个政治活动,邀请二阶出席并讲话,二阶已“欣然应允”。石破事后对日媒表示,二阶干事长到时候要是能谈一谈政治集团(派阀)的应有之责,以及后疫情时代的日本等话题,“那就太感谢啦”。

  敏感之处在于,石破和安倍两人长期以来一直是政治宿敌,这在日本人尽皆知。石破屡屡批评安倍的政策,安倍则长期让石破“坐冷板凳”。此前的很长一段时间,在日媒上极少看到有关石破的哪怕“豆腐块”报道。石破一直受困于“民望颇高、党票偏少”的短板,他最终能否接替安倍完全是另一回事。而二阶干事长此前多次高调力挺安倍“四选”。如今,“取向”如此不同的石破茂和二阶俊博两人聊到了一起,政治上“互送秋波”,被分析人士认为至少说明安倍在党内的凝聚力确实出现了问题。

  以往,安倍每逢民意支持率低迷,经常是通过活跃外交分散内政压力,转移舆论焦点,“国策媒体”随后就会帮他翻过这一页。但今年不同,受困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,安倍一时未有充分机会活跃在国际舞台上。在许多人看来,他或许要等到特朗普主持今年G20峰会的时候了。

  在对华关系问题上,日本近期也有一些新的动向,一些政客颠倒是非,在中国涉港安全立法话题上侧援美国干涉中国内政,只是其中之一。日本传统文化也讲究“一以贯之”“有终之美”。不论支持率是否走低,不论执政之路还能走多远,在维护中日关系大局、推动中日关系扎实发展的大是大非问题上,安倍首相应该保持定力,不动“不该动的念头”。

  张建墅 来源:中国青年报 【编辑:李弘宇】